第一次遇见Raul的时候我还很小,只有16岁。当时我还在学校上学,每天下课后都会去 Copacabana沙滩。

第一次遇见Raul的时候我还很小,只有16岁。当时我还在学校上学,每天下课后都会去 Copacabana沙滩。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踢足球,游泳,欣赏沙滩美女,其中最棒的要数从Raul那里买美味的Acarajé小吃了。他的小摊子摆在沙滩和人行道之间,把卖这种美味炸物。他从来都不大声叫卖,只等着飘香的食物气味来吸引沙滩上的人群。他很高大,体型酷似圣诞老人,只不过他肤色深金棕色,并且有一把浓密的黑色胡须,而不是白色的大胡子。我从来没有和他真正交谈过,我认定他名字是Raul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摆摊车一侧印有“Raul”的字样。我每次向他走近时,他都会将友善的脸庞对着我问“我的朋友,今天要几份Acarajé呢?”

里奥的沙滩最难以触摸的景象

我十八岁开始从事现在的工作,第一次启程出航之前,我最后一次去了Raul那里。两个月后我回到里约,他却不在了。我并没有真的感到难过,但现在对我来讲Acarajé再也没有那么美味了,因为不是Raul做的。我没想太多继续做着我那不断启程又返航的工作,六个月后,当我和一群朋友在Lapa闲逛的时候又一次碰见了他,那个卖Acarajé的高大快乐的男人。我急匆匆的跑向他并问他之前去了哪里,他没有做过多的回答,只是点点头说“我的朋友,今天要几份Acarajé呢?”他并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,但我也不在乎了,至少我再一次找到了他。

 

他继续在Lapa卖了十个月的Acarajé ,但当我有一次出航回里约直奔Lapa去买Raul的Acarajé时,却发现他根本不在那儿。这次我问遍了周围的人,附近的酒保给出的答案不一,有人说“他在Copacabana”,有人则说“他在基督像附近”,还有人说“他已经不在里约啦”。我去了每一个地方只为找到Raul的身影,但是,能吃到他美味Acarajé的希望再一次落空。四个月后,我回到里约,走在Ipanema沙滩上时再次看到了他,那个有着大大美丽笑容的男人,名字也许是Raul的男人,在卖全里约最好吃的Acarajé 。

 

同样的情节不断的重复。我时而找到Raul,又失去他的音信,我又会再次找到他,然后又找不到他。现在我已经24岁了,不幸的是距离上次见到Raul已经时隔两年了。最后一次见他是在Botafago沙滩附近的Centro Empresarial Mourisco。我深信他一定还在里约的某个角落卖他的Acarajé。你如果够幸运,能在里约碰见那个坐在一侧涂有“Raul”字样的小摊车里高大的快乐男人的话,你就可以尝到全世界最好吃的Acaraj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