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在三月初抵达圣保罗。我当时没有国籍和身份,只有一个名字。

我们在三月初抵达圣保罗。我当时没有国籍和身份,只有一个名字。由于我还是个在襁褓中的婴儿,官员们对我手下留情放了为一马。我人生中的前十年没有去上过学,和经营屠宰场的叔叔婶婶一起住在贫民窟里。我从小把姐姐当成自己的母亲看待,她教育我,给我洗澡,喂我吃饭。我长大后,每一天都要清理屠宰场的动物血,将它们倾倒在郊区的空地上。我常常看其他的孩子们踢足球,在完成每天的工作任务后,我也会加入他们的游戏。

足球是我的生命,我一天不能不踢球

足球对我来说就像生命,我每天都会踢足球。我14岁时候的某一天,像往常一样,我和我的朋友们在泥土地上踢球,一个男人走过来看我们踢球。我们没有多想,但当我们踢完球闲逛的时候,他向我们走来,称赞了我们的球技并邀请我去桑托斯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场踢球。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感到欣喜若狂。我急匆匆跑回家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人。接下来的周六我便去了俱乐部踢球,和在场的其他男孩子一起踢了整整一天的球。我那天踢的不错,进了球并且发挥出色。那个男人来到我身边说他很愿意给我在一份在球队里踢球的工作。然而,不幸的是,由于我非正常的出生情况,我并不是合法的巴西公民,所以不能在球队踢球。我感到万念惧灰。

我哭着回到家,家里人都来安慰我。我再也没有踢过球,心烦意乱的我继续在屠宰场工作,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来到店里。这个人就是那个来自桑托斯俱乐部,邀请过我去球队踢球的人,这次他给我带来了礼物。他带来了将把我的公民身份合法化的文件和进入球队踢球的合同。这就是我获得巴西国籍并实现踢球养活自己的梦想的经过。我永远都对那个人心存感激,也对我的家人抱有感谢之情。上帝善待我,现在都我过上了快乐的日子,并通过为桑托斯俱乐部踢球来报答上帝的恩赐。